北边儿一条渝

一个超级清光厨///

#歌名梗
#冲田组的刀和糖
#张靓颖《破晓以后》文与歌词无太大关系 只是写写歌名
#小学生文笔瞎几把写求轻喷
#没忍住就把出场刀的tag都打了个遍x
#碎刀避雷
#关于碎刀后的记忆有私设
#刀男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

〔三〕
……
他说什么?上次出阵?
“上…上次出阵?”大和守安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都听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着加州清光。
“就是上次出阵池田屋啊,”少年轻描淡写的说着,脸上的笑容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不对吧,这跟三日月宗近说的…不一样啊?
“上次出阵,包括那之前的事情,你都还记得?”
“当然记得啊,”加州清光抬起手,玩弄着搭在胸前的发辫,“我还记得大家一起写愿望,记得大家一起去海边,”
“还有啊,那次出阵,安定差点就折断在池田屋了,”
大和守安定简直不敢相信加州清光的话是真的。但他说的确实都是自己经历过的。
“还记得送给安定一个樱花发卡,发卡还在的吧?”
“安定戴上那个发卡的样子是最可爱的了。”
加州清光看着面前一脸惊讶的大和守安定,没有继续说下去,上前两步去,把安定拥入自己怀里,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放在他的后脑勺上。
“抱歉啊,安定,让你等了这么久。”把自己的脑袋紧紧的贴着大和守安定的脑袋,加州清光的声音就在大和守安定的耳边,近得真实。
“我回来了。”
是加州清光怀里的温度让大和守安定知道,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一点都不假。他抬起手,拍了拍加州清光的后背,脸上终于有了安心的笑容。
“嗯,欢迎回来。”
屋外,天空也才刚刚破晓。光芒照耀到本丸的那一刻,整个本丸仿佛又重新焕发了光彩。
两个小时后,粟田口的房间。
“哇啊,加州先生回来啦!”
“诶真的吗!”
“真的真的,鲶尾哥哥说加州先生是今早回来的呢!”
“我要去找他玩!”
“我…我也要去!”
“一期哥哥你也一起来嘛!”
“好,就来。”
看到加州清光的短刀们一下子就沸腾了,其他刀剑们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不用再继续编那个谎言了。也多亏加州清光还记得之前的事情,如果是他记不得的话,同时消失的还有和本丸的大家建立起来的默契,要真是这样的话,修行的事恐怕就要穿帮了。
“加州先生,修行还成功吗?”秋田藤四郎第一个冲到加州清光面前,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加州清光的答案。其他短刀们也跟了过来,把坐在回廊上的加州清光围在他们中间。
看着自己面前这些眼睛里闪着小星星的小个子们,加州清光起初还有点懵——安定可没告诉他有修行这回事。他扭头过去,把目光投向了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明白他的意思,也就笑了笑,冲他眨了眨眼。
加州清光这么聪明,看到这个笑,再看了看其他人的样子,他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然,大成功喔!”
整个本丸陷入一片欢声笑语当中,加州清光的回归让本丸的气氛轻松了很多呢。
“用鹤先生的话说,这可真是吓了一大跳呢。”烛台切光忠站在一旁,看着加州清光和短刀小个子们,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确实,”鹤丸国永也跟着笑了起来,“连我都被吓到了啊。”
从那以后,本丸又热闹了起来,大和守安定也再没有做过噩梦,加州清光也再没有在战斗的时候不留意周围的情况。
刚破晓的天空果然很美。
“大概是能带来好运的吧,”
“就像萤火虫一样!”

End.

#一个小小的后续——
“安定肯定超想我的吧,你看这黑眼圈,是不是整夜整夜睡不着的想我啊?”
“才…才没有!谁有黑眼圈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
“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三个月我有多难过?”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以后再也不会让安定这么担心了。”
“那就约好了?”
“嗯,约好了。”
“那我们拉钩,不然清光的话可不算数。”
“好好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趁着星期六赶紧把这个短篇更新完√
啊这个脑洞想写很久了,一直到高考完才有时间写。作为一个老人家已经没有力气写be了,甚至写到清光断刀的时候都是强迫自己接着往下写的,人老了果然不适合吃刀片x
再说了冲田组这么甜当然不要be要he[←]
啊那么就这样吧√我这人一点都不高产所以下一个脑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x
喜欢的话请戳一下小红心♡
好感度评分表↓
戳小红心好感度+200
戳推荐好感度+500
评论好感度+1000
关注好感度+20000
以上全套好感度+∞
谢谢谢谢♡

#您有一份家宣请查收#
——————————————
“故城二字,是为在外漂泊的游子的故居地,意即为家。江,是为家姓。至于那南字,有鸿雁南飞,南飞之雁飞向的是温暖的地带,那家即是没回家的孩子们向往的温暖的地方。故家名曰‘故城江南’。”

傍水而生的城,傍水而居的人。南城,有水,有船,有桥,也有人。古朴的小镇上虽不那么繁华,却给人一种岁月的积淀感,一种江南独有的美感。河流贯穿整座城,河岸两旁站着许多柳树,河面上几座石板桥撑起了小城的故事。江南独特的美,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河岸上有许多店面——当铺,茶馆,客栈,戏楼,都是镇上的人们喜欢去的地方。听镇上的人说,城里有家好茶馆,请了镇上最有名的戏班子,这茶馆不仅茶好喝,戏班子唱的戏也好。镇上生意最好的、名声最好的茶馆,非这家莫属。也听镇上的人说,镇上的石板桥,可是镇子的宝,从没有人刻意破坏。镇上的人还说,河里的水清得能看见河底的水草随水流摇动,能看见水中的鱼儿们畅游其中。还有人说,来镇上最该去看看的,是那江家的大宅子。

坐落在河畔的古朴宅院总给过往的路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宅子门头的“江府”两字更是显示出府邸的大气,惹了铜绿的门环更显岁月的痕迹。光站在门口,就有一种奇妙的引力想要引你入家去。有人说,江家的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不变的就是这宅子。有人说,看到这宅院,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家一样。

府邸门口站了一青年男子,似乎是在等着什么。镇上的人说,常看见这人站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在等些什么。只不过是突然下起了雨,这青年依然站在门口,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府里跑出来一个小孩子,手上收起的油纸伞上还挂着水滴,另一只手上抱着一件厚衣服。

“大哥大哥!”
“嗯?怎么了?”听到孩子稚嫩的声音,青年转过头稍稍附身。
“下雨了,姐姐怕你受凉,叫我拿件厚衣服给你穿上。”孩子把油纸伞放在门边,将手中的衣服递给青年。
“谢谢。”青年接过衣服穿上,脸上的笑容尽显儒雅。
“不过大哥,你每天都在这里站着,姐姐说你在等人,等谁啊?”

稚嫩的孩子当然不知道自家大哥在等谁。青年抬起头,微微一笑。他抬起手揉了揉孩子的脑袋。
“我啊,在等家人回家啊。”

雨还是没停,却是没先前那么冷了。

——————————————
家规:
1.家规最重要的一条没有之一。尊敬长辈,不许嘲笑手癌。禁膜。
2.家名故城江南,家姓为江姓,家内名字需含偏旁有金木水火土的字。以江北渝为例,渝字含水旁,如此而已。家内排名自选。家里无审,回家名片自改。
3.都是一家人,和和睦睦不许吵架,吵架自个儿小窗或者讨论组解决√
4.不禁家内cp。可以撒狗粮,可以发糖秀恩爱,只不过既然处了cp就好好处,别分了以后来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样儿可不好。
5.无论如何,还望记住这是你的家。如果决定退家的话,退家理由请公屏,条理清晰理由明确合理,也好让大家知道你为什么要退家。并且,退家不可再次回家。
6.招帅气的小管家帮着家主带家里的孩子们。
7.家里护短,但绝不盲目护短。所以家里孩子在外受欺负我们可以护着,但如果是自己去惹的事那还请自己解决。
8.不禁重家,不强制改圈名/cn。江家不限圈,想让回家的孩子们都可以有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就是拿来闲聊,所以不要求发言活跃,只希望你可以人多的时候大家一起聊聊,人少的时候冒个泡暖暖家,像这样就很好。当然我们也希望你在我们江家能过得愉快。
——————————————
群号码:647190249
群号码:647190249
群号码:647190249
或戳1846873546
后排扩列♡
——————————————
“看来我是等到你了,欢迎回家。”

#歌名梗
#冲田组的刀和糖
#张靓颖《破晓以后》文与歌词无太大关系 只是写写歌名
#小学生文笔瞎几把写求轻喷
#没忍住就把出场刀的tag都打了个遍x
#碎刀避雷
#关于碎刀后的记忆有私设
#刀男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

〔二〕
离那次出阵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大和守安定依旧清晰地记得自己把战斗报告书交给审神者后,看到“加州清光,碎刀”这几个字时,审神者脸上的表情。
惊愕,恐惧,后怕,崩溃。
审神者也跟自己一样。
大和守安定没有立刻起身,他躺在那里,汗珠顺着额头淌了下来,眼前的天花板显得很空旷。他抬手挡住了眼睛。
“够了吧…为什么这么久了还在做这个噩梦啊……”
那次出阵回来以后,本丸一度陷入悲伤。加州清光不仅是本丸里资历最老的刀,也是带着大家一步步变强的初始刀,跟大家关系也是那么好。为了稳住短刀们的情绪,大家可是下了一番功夫。要说压力最大的还要是一期一振,作为家里最年长的一位,他编造了一个加州清光是去修行的谎言,为了不让弟弟们太过害怕出阵。而在短刀里,知道实情的也只有药研藤四郎和太鼓钟贞宗,这两人帮着大家安抚着其他短刀,也累坏了不少。
“安定?我可以进来吗?”房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大和守安定一下就坐了起来,同时也传来了堀川国广的声音。
“啊稍等!”
三下五除二把头发束了起来,再把衣服穿好理整齐,大和守安定这才去给堀川国广开了门。“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事啦,”堀川国广笑了笑,跟着大和守安定进了房间后坐在桌旁,“相比之下,我还是担心你,还在做那个噩梦吗?”
听到这话,大和守安定手上倒茶的动作稍微顿了顿。给堀川国广满上这杯茶以后,大和守安定放下茶壶,脸上无奈的笑倒是已经帮忙回答了堀川国广。
堀川国广自然也明白这个笑容背后的意思。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也就是说,这一个月内大和守安定几乎没睡过安稳的一觉。
“这样啊……”
“如果清光能再回来就好了。”
“但愿如此。”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嘴上却说着希望清光回来的话。
屋外,天空才刚刚破晓。
又过了两个月,加州清光还是没来。尽管审神者也在尝试着召唤刀剑男士,可就是没有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又是两个月没睡好觉,黑眼圈越来越可怕,神经一直紧绷着,除了不知情的短刀们,刀剑们实在很担心他有一天会崩溃。
一个星期过后,这天凌晨,作为近侍的鲶尾藤四郎起得很早,来到审神者的房间,拿了附有灵力的小纸人,就来到了锻刀室。
这次的刀是前一天晚上锻的,说实话,鲶尾藤四郎不太抱有这次的刀会是加州清光的希望,毕竟三个月以来审神者锻的刀也不少,加州清光却从来没出现过。深吸口气,鲶尾藤四郎将纸片放在面前的刀身上。
“如果是加州清光就好了。”
鲶尾藤四郎退后了两步,看着面前的刀散发出的光芒。光芒散尽,在他面前的少年不由得让他大吃一惊——
熟悉的黑色风衣,高跟长靴,金色的耳坠,赤色的围巾,除了他还能是谁?
——用鹤丸国永的话来说,这可真是吓了一大跳。
“不不不不得了了,大和守你快醒醒啊!!!”鲶尾藤四郎倒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迅速跑出门外,直冲向大和守安定的房间,留下加州清光不明情况的留在原地。
“……鲶尾这家伙怎么像见了鬼一样?”
难得终于有一天能睡得安稳的大和守安定惨遭鲶尾藤四郎摇晃醒了过来。“天亮了吗…为什么这么黑啊…?…萤丸那小家伙没带萤火虫回来吗?”也许是梦里梦到大家去捉萤火虫了吧。
“大和守你你你快清醒一下!不不不得了了!”鲶尾藤四郎见大和守安定还在迷迷糊糊的躺在被褥上,干脆一把把他拉了起来,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怎么了?要出阵吗,时间溯行军又来了吗?”大和守安定晕晕乎乎地揉了揉眼睛,整个人可以说还处于昏迷状态。
“不是不是不是都不是,”鲶尾藤四郎用力的摇了摇头,“是加州清光,加州清光回来了!”
听到加州清光这四个字,大和守安定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他猛的抬起头,询问加州清光在哪儿。
“大概还在锻刀室,或者已经去了主公那里吧,”鲶尾藤四郎也是被突然清醒的大和守安定吓了一跳,“大概。”
大和守安定立刻掀开被子,衣服也没换头发也没扎就往审神者的房间跑去。或许两个人真的是心意相通,当大和守安定刚到审神者房间门口,就看见加州清光已经跟审神者说完话出来了,手上拿着那个有他的刀纹的铃铛。
“清光…?”大和守安定还在喘着气,看着面前的少年,却不敢确定,“真的是你?”
加州清光嘴角扬了扬,“当然是我,你看我像是假的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心里还在有些高兴,不过他突然想起三日月宗近说过,就算加州清光回来以后,也可能会丢失之前的记忆。想到这里,他只好扯出一副无奈的笑,“当然不觉得。”
“抱歉啊,让安定一个人等了这么久,”
果然已经记不得了吧。
“早知道上次出阵我就听安定的话,多留意周围就好了。”

TBC.
——————————————
今天心情比较好所以就更新一下x
这篇是个短篇大概下次更新就能结束了√
喜欢的话就请戳一下小红心√
please!
谢谢♡

对限锻从来不抱希望的我今天在世界上随便捞了个公式还没有加速符就楞等了四个小时,一直以为不是爷爷就是狐球。
然后
突然三池
wdm限时看别人锻我第一次出货啊!!
感谢世界648650648648
感谢官方让我知道我还是有一丝丝欧洲血统的
一个开心于是准备过两天更新冲田组的刀和糖
顺便许愿珠子和大典太光世
对了有没有谁知道大典太光世锻多长时间我好做一下准备x

#歌名梗
#冲田组的刀和糖
#张靓颖《破晓以后》文与歌词无太大关系 只是写写歌名
#小学生文笔瞎几把写求轻喷
#没忍住就把出场刀的tag都打了个遍x
#碎刀避雷
#关于碎刀后的记忆有私设
#刀男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


〔一〕
京都,池田屋。
视线不是那么明朗的夜战,太刀们并不占优势,更不要说大太刀,而是打刀,短刀和胁差成了主力。只不过这次出阵审神者并没有派短刀罢了。
至于审神者的想法刀剑们并不清楚,压切长谷部只是告诉他们,他们的任务是平安归来。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长曾祢虎彻,陆奥守吉行,加州清光,加上队长大和守安定,出阵的这六人已经快要结束战斗了。
可糟糕的是他们遇到了检非违使。
“啧真是的,指甲都被刮花了,”加州清光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握紧了刀柄,并没有太多多余的动作,三两步冲上前去,与对面的敌人陷入了周旋。
在与敌人周旋几圈后,加州清光抬手准备向对面的敌人砍去,对面的家伙一看这形势,抬起手用手中的刀挡住了自己。可是加州清光的刀并没有落下来,反而换了个方向,将自己对面的这家伙拦腰斩断。
“虚晃一刀,趁机出招!”
与加州清光的战斗风格不同,一旁的大和守安定提起刀干脆利落的直接砍了下去。积累了这么多战斗经验,也足够他对付这些敌人了。
“清光你自己小心点!”大和守安定即使在战斗也不忘记提醒加州清光谨慎些,毕竟曾经的加州清光就是在这里折断的。
“不用你多说,我也知道!”又是另一个坏家伙消失在了加州清光的刀下。
加州清光还在与敌人周旋,身上却已然出现了伤痕,脸上也有被刀划伤的口子。几次深呼吸过后,他提起刀,嘴角上扬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可是。好景不长。
“这可是认……唔…!”
敌人的偷袭太过隐蔽,甚至是加州清光的高侦查也没让他发现自己背后有敌人。敌人的刀从后背刺入,又从胸口刺出,这一刀,毫无疑问的,是致命伤。
更残酷的是,迅速结束了战斗的大和守安定看到了这一切,瞳孔骤缩,手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他想喊,却出不了声。直到他看着敌人的刀从加州清光的身上抽离出来,他又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大和守安定才肯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实的。
“清光!”
大和守安定提起刀冲了过去,并没有太多花哨的攻击,短短的时间内解决两个敌人可不容易。他几乎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去干掉那个伤了加州清光的家伙。
会心一击!
大和守安定蹲下来,把刀放在一旁,把加州清光揽在自己怀里,可是加州清光苍白的脸色让他不得不绷紧了神经。
而刚刚大和守安定的喊声也惊动了其他人。他们都是迅速结束了战斗过后全都围了过来。
“清光,清光!”
“怎么回事?”陆奥守吉行赶紧跑了过来,蹲在加州清光旁边,他抬起头向大和守安定询问情况。
“清光他…受了重伤。”大和守安定满脸都是担心和不安。像是感应到这份担心与不安一样,加州清光也慢慢睁开了眼。
嘶……疼死了…。
该死的检非违使…。
“清光…!”看到加州清光睁开眼睛,大和守安定的神经才稍稍松了一点,他紧紧握住加州清光的手,因为害怕他下一刻就会消失。
安定…会怪我不小心的吧…?
加州清光先是一阵咳嗽,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是更加糟糕。他靠在大和守安定的怀里,赤色的双眸在这时候失了些光彩。看到加州清光这副模样,围在他周围的大家不由得再度绷紧了神经。
“大家…都在这里啊…”致命伤的痛楚并不好受,加州清光只好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不至于让伤口更疼,就连呼吸也显得那么困难,吸一口气,伤口就要造作一次。
“清光,你清醒一下,我们现在就回本丸去,药研会治好你的!”堀川国广知道自己的声音抖成什么样,他也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那么害怕。
“喂喂喂清光,明明你说好了要和大家一起回本丸的啊,你这幅样子是要食言吗!”和泉守兼定看着加州清光这个样子也只能焦灼,并没有其他办法。
“清光,拜托你,撑到我们回去好不好?”大和守安定握紧了加州清光的手,声音开始有些沙哑,身体也不自觉的跟着发抖。加州清光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没用了吧…这可是致命伤啊…咳咳!”加州清光虚弱地笑了笑,那副样子可真叫人不放心。剧烈的咳嗽带来的只有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加州清光皱了皱眉,抬手捂住伤口,又勉强撑起一丝笑意。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弱。
“你别这么说啊,清光你不会死的!”大和守安定用力地摇了摇头,“我求你了清光,你别放弃希望啊!”
“是啊加州,别说这种傻话,”长曾祢虎彻也跟着一起劝加州清光。
“…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伤口处的疼痛更甚,“我知道,大家是担心我,”
“但是我…可能撑不住了…”
“从我来这个本丸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总是要折断在某个地方的…。”
“可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是池田屋这里啊…咳咳…!”
大家看着这把带着他们一步一步变强的初始刀竟然说不出什么来。眼泪滴在加州清光的脸颊上,他这才看到,身旁的大和守安定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滴。
“别哭了啊…我最受不了安定哭了…”加州清光颤抖着抬起手,抹去了大和守安定脸上的泪水,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血红色,“安定哭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了……”
“清光你一定要活着回去,我不想你再在这里折断了!”大和守安定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加州你振作一点啊!”陆奥守吉行不由得跟着焦急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加州清光那快失了神采的双眸。
“抱歉啊大家…我有点困了…不能和大家一起回去了……”加州清光抬起头看了看那一片没有星辰的,漆黑的夜空。接着他又看了看大和守安定,脸上牵出的笑容却是那么满足。
“我…到最后还是…被爱着的吧……”
他就这么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留在原地的就只有一把刀,像过去一样,是一把断了刀尖的刀。
天上落下了细细的雨点,冲刷着那把断了刀尖的刀身上刺眼的血渍。
“清光!”被噩梦惊醒的滋味可不好受,就像来了本丸以后他经常做冲田总司带了他去池田屋的那个梦一样,可是清光的死是更可怕的梦魇。


TBC.

#您有一份家宣请查收#
——————————————
“故城二字,是为在外漂泊的游子的故居地,意即为家。江,是为家姓。至于那南字,有鸿雁南飞,南飞之雁飞向的是温暖的地带,那家即是没回家的孩子们向往的温暖的地方。故家名曰‘故城江南’。”

傍水而生的城,傍水而居的人。南城,有水,有船,有桥,也有人。古朴的小镇上虽不那么繁华,却给人一种岁月的积淀感,一种江南独有的美感。河流贯穿整座城,河岸两旁站着许多柳树,河面上几座石板桥撑起了小城的故事。江南独特的美,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河岸上有许多店面——当铺,茶馆,客栈,戏楼,都是镇上的人们喜欢去的地方。听镇上的人说,城里有家好茶馆,请了镇上最有名的戏班子,这茶馆不仅茶好喝,戏班子唱的戏也好。镇上生意最好的、名声最好的茶馆,非这家莫属。也听镇上的人说,镇上的石板桥,可是镇子的宝,从没有人刻意破坏。镇上的人还说,河里的水清得能看见河底的水草随水流摇动,能看见水中的鱼儿们畅游其中。还有人说,来镇上最该去看看的,是那江家的大宅子。

坐落在河畔的古朴宅院总给过往的路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宅子门头的“江府”两字更是显示出府邸的大气,惹了铜绿的门环更显岁月的痕迹。光站在门口,就有一种奇妙的引力想要引你入家去。有人说,江家的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不变的就是这宅子。有人说,看到这宅院,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家一样。

府邸门口站了一青年男子,似乎是在等着什么。镇上的人说,常看见这人站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在等些什么。只不过是突然下起了雨,这青年依然站在门口,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府里跑出来一个小孩子,手上收起的油纸伞上还挂着水滴,另一只手上抱着一件厚衣服。

“大哥大哥!”
“嗯?怎么了?”听到孩子稚嫩的声音,青年转过头稍稍附身。
“下雨了,姐姐怕你受凉,叫我拿件厚衣服给你穿上。”孩子把油纸伞放在门边,将手中的衣服递给青年。
“谢谢。”青年接过衣服穿上,脸上的笑容尽显儒雅。
“不过大哥,你每天都在这里站着,姐姐说你在等人,等谁啊?”

稚嫩的孩子当然不知道自家大哥在等谁。青年抬起头,微微一笑。他抬起手揉了揉孩子的脑袋。
“我啊,在等家人回家啊。”

雨还是没停,却是没先前那么冷了。

——————————————
家规:
1.家规最重要的一条没有之一。尊敬长辈,不许嘲笑手癌。禁膜。
2.家名故城江南,家姓为江姓,家内名字需含偏旁有金木水火土的字。以江北渝为例,渝字含水旁,如此而已。家内排名自选。家里无审,回家名片自改。
3.都是一家人,和和睦睦不许吵架,吵架自个儿小窗或者讨论组解决√
4.不禁家内cp。可以撒狗粮,可以发糖秀恩爱,只不过既然处了cp就好好处,别分了以后来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样儿可不好。
5.无论如何,还望记住这是你的家。如果决定退家的话,退家理由请公屏,条理清晰理由明确合理,也好让大家知道你为什么要退家。并且,退家不可再次回家。
6.招帅气的小管家帮着家主带家里的孩子们。
7.家里护短,但绝不盲目护短。所以家里孩子在外受欺负我们可以护着,但如果是自己去惹的事那还请自己解决。
8.不禁重家,不强制改圈名/cn。江家不限圈,想让回家的孩子们都可以有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就是拿来闲聊,所以不要求发言活跃,只希望你可以人多的时候大家一起聊聊,人少的时候冒个泡暖暖家,像这样就很好。当然我们也希望你在我们江家能过得愉快。
——————————————
群号码:647190249
群号码:647190249
群号码:647190249
或戳1846873546
后排扩列♡
——————————————
“看来我是等到你了,欢迎回家。”

一屏的三条。
papa大概是在用他的方式表达对我的爱buni
[被三条淹没不知所措]

#听竹轩#
听竹轩的一天于是就要结束了。
辣鸡文笔赶得挺急自己都看不下去…。有机会会改了再发√
有缘再与江先生见面。
——————————
江先生坐在二楼看台旁,身旁的桌子上放着一杯信阳毛尖。那可是江先生最喜欢的茶品。品茶,看戏,听说书,大概这就是江先生开这个茶馆的原因了。
“江先生。”又是另一名书生打扮的公子,一来就坐在了江先生对面的位子上。
“刘公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江先生笑了笑,招呼了小二过来,“给刘公子沏壶龙井上来。”
“有劳江先生挂念,刘某最近可好得很,我喝铁观音就好。”刘公子摆摆手,要了壶铁观音。“想不到这么久没来,听竹轩的生意是越做越红火了啊!”
“哪里哪里,还不是与从前一样?”
江先生与刘公子二人交谈了一番,继而说到了画作上。
“江先生您看,”他从行囊里取出一幅画作,在桌上展开来。“这画可怎么样?”
江先生仔细看了看这幅画,画的是那黄河的壮美景观。“画得当真不错。定是出自名家之手吧?”
“是啊,我用了好多宝贝才把这画换来呢。”刘公子如此说到。
“刘公子可是真喜欢这些山水之作啊,想必刘公子游山玩水,也是为了赏景的吧?”江先生抬起茶杯,品了口茶。
“的确如此,这些大好河山可实在是让人赞叹不已啊。”刘公子将桌上的画作收了起来。
“刘公子所言极是,若不是要照顾听竹轩,江某是也想出去,游山玩水一番。”江先生放下茶杯,无奈的笑了笑。
“那何不如歇业些日子,出去好好玩一圈再回来啊?”
“诶,这样不好。我出去玩倒是高兴了,这儿,”江先生摇了摇头,手指敲了敲桌子,“可就没人照顾了。”
接近傍晚时分,天上果真是下起了大雨,茶客们被雨困住,只得先留在听竹轩。江先生也将大门关上,不让雨水打进门内。当然,大雨并不影响大家品茶听戏的兴致。等到雨停之时,天已经快黑了,茶客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听竹轩,说书人也收拾收拾准备离开,戏班子也总算是快到休息的时候了。
天黑尽时,听竹轩的茶客们都回去了,戏班子的成员们也都收拾好了,说书的老先生也回家去了。只剩下戏班子和江先生与小二。江先生和小二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犒劳犒劳唱了一天的戏子们。
“江先生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不好好唱戏啊,不说对不起我们自己,那也是对不起江先生您啊!”其中一个戏子看着这一桌子菜不禁感叹道。
“是啊是啊,辛苦江先生了!”
“哪里的话,这就是你们见外了,不辛苦,不辛苦!”江先生摆了摆手,拉过椅子就坐了下来。“来各位,快吃饭吧,你们唱了一天,这才是真正辛苦!”
“那我们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吃完饭,戏班子去了店后歇息,只江先生还在听竹轩一楼坐着。他看着门外还有因为下雨而留下的小水洼,房檐还在滴着雨水,一阵凉意袭来,江先生这才察觉到,这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江先生起身去,把听竹轩的大门关了,上了门闩。
天黑了,浣河旁的小铺都打烊了。听竹轩也不例外,这一天结束了,也就该休息了。
[END]

#听竹轩#
——————————
『三』
“哟这不是张大侠嘛,今儿不去行侠仗义来我这儿听戏来了?”江先生走向坐在离戏台最近的客座的那一位青年男子。男子身后背着一柄青铜古剑,飘飘白衣让这个张姓男子看起来是风度翩翩。
“不敢当不敢当,江先生太看得起明道了。先生许是比明道大些,你我二人以兄弟相称就好。”原来这男子名为明道冠以张姓。张明道并没有站起身来,怕遮挡住后方的茶客看到戏台,他向着江先生拱手抱拳,以示礼貌。
“哈哈哈客气了客气了,明道你要喝什么只管与我说,就凭咱俩的交情,你不必客气。”江先生拍拍张明道的肩膀,接着是坐了下来与张明道聊了几句。
“小二,加些茶水!”
“诶来嘞!”
下午时候,天气开始转阴。街上行人开始变少,茶馆里的人反而多了起来。这个时候人们来茶馆除了避开可能会降临的大雨,也是为了消遣消遣。
“小二,”这时候进来了一位书生打扮的公子,“你们江先生可在店里?”
“先生他在二楼听说书呢,公子这边儿请!”小二领了这位公子往二楼走去。
旋即江先生和这位公子在二楼畅谈开来,两人像是有许久没见面了一样。从江先生的话语里能知道这位公子姓祝,是来邀请江先生参加婚宴的。
“江先生,您可一定要来捧场啊!”祝公子笑了笑,手腕一抖,手中折扇便抖了开来。
“那是一定。”江先生笑着回答道。
送走了这位祝公子,江先生来到了一楼,听着戏班子唱戏。戏班子此时唱的正是江先生喜欢的戏曲。江先生坐在椅子上,听得可认真。这一出戏毕了,江先生又来到了二楼,听说书先生说书。小二忙,忙的是生意,江先生也忙,忙的是与茶客们聊天。
“小二,你们这儿可有些什么好茶?”这许是第一次来听竹轩的客人吧。
“先生想喝什么茶?我们这儿有铁观音,碧螺春,西湖龙井,上等普洱,乌龙茶,信阳毛尖,红碎茶,凤凰水仙,黄金桂,先生如果喜欢我们这儿还有白兰花茶,桂花茶,茉莉花茶,您看您喜欢那种茶。”
“茶品确实挺多,”客人满意的点点头,“那还麻烦你给我上壶碧螺春。”
“好嘞,您稍等!”小二冲着客人笑了笑,转头冲着后房方向扯了一嗓子,“一壶碧螺春诶!”

#听竹轩#
第二发更新
感谢阅读♡
——————————
『二』
江先生沏好了这壶茶,就去门边的柜台上坐着,看看今儿会不会有平日里的常客再来。没人时候,江先生会抬起头,四处看看自己店里的装饰,比如说二楼看台的檀木护栏,比如说一楼里,那几根顶梁柱身上的花纹雕刻,而这些花纹,基本都刻的是竹。再说那一楼里,四四方方的戏台子上,会放有两把木椅,两把木椅中间还放了一张小方桌,许是给戏子们提供的道具吧。再看看那些客桌上,摆的筷筒也都雕刻得有竹子,看上去就很舒服。听竹轩给人的感觉是简单,是清新,给江先生的,是无尽的满意。
早间的集市是比较热闹的,卖什么的都有。时不时会有几个与江先生熟悉的小贩来听竹轩品碗茶,听听戏,再挑着自己的货担到街上叫卖。
“那您慢走!”江先生朝着那卖糖葫芦的货郎喊了一声。
“诶!”
江先生坐了会儿,来了几位眼熟的茶客。江先生与几位客人打了个招呼,给他们安排了座位,就自个儿抬了张椅子坐到店门口。
“江先生怎么又坐在店门口啊?”这才来了店门口坐着,就来了个与江先生关系不错的公子。从这位公子的话语中大概能知道他是个很直爽的人。“这是坐在店门口,好看看哪家女子合你心意啊?”
“哈哈哈,瞧赵公子这话说的,江某人等的可不就是你嘛?”江先生爽朗一笑,倒是与这位赵公子开了个玩笑,“公子可还是坐老位置?”
“江先生明白我。小二,沏壶龙井!”赵公子话也不多说,径直走进了听竹轩。
“诶好嘞!”
在这之后街上发生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确实挺小的,大概也就是小贩之间的争执,店家之间互相问候几句,或者是江先生能看到河里的鸳鸯成双成对的在水中嬉戏,偶尔还能看见几条鱼跃出水面。江先生看着这些也都是平常都会发生的事,想着自己还不如回店里听听戏也许会更有趣些。
“听竹轩?”刚来小城的人大多还不知道听竹轩的名号,直到与友人逛了逛小城才会知道原来城里有这么个地方,
“是个茶馆,生意可红火了,店老板人挺好,我带你去瞧瞧。”
这二人说着就踏进了大门,与江先生说了几句,只要了一壶普洱,便是坐在了一楼听戏。
临近正午,听竹轩的茶客才多了起来。小二忙着给客人们加茶水,江先生除了帮忙沏茶以外,时不时地会与客人们说上几句话,大概也就是寒暄寒暄,或者与常客聊聊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